松滋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目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母进京

发布时间:2019-10-22 01:12:55 编辑:笔名

神目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母进京

李君华听完虎引风的话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似的看了虎引风一眼,有些迟疑地说:“这,这行吗?上面能相信吗?

引风,你知道,这几年上面对这类案件抓得可是很严的,要求命案必破。”

虎引风淡淡一笑,他焉能不知道这些政治口号类的要求,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的老爷们为了捞政绩,一拍脑瓜,想到什么是什么,提出一些蛊惑眼球却并不科学的口号来,苦了基层的小兵。

别说是中国,就是世界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拥有那么先进的侦查仪器,也不可能做到命案必破。英国的开膛手案件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间,在伦敦东区的白教堂一带,凶手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犯案期间,凶手多次写信至相关单位挑衅,却始终未落入法。其大胆的犯案手法,经媒体一再渲染而引起当时英国社会的恐慌,至今他依然是欧美文化中最恶名昭彰的杀手之一。虽然犯案距今已达百年之久,研究该案的书籍日渐增多,但因缺乏证据,凶手是谁一直扑朔迷离。

虎引风苦笑一下,知道这些都是天朝某些人规范性政绩动作,作为基层办案人员的李君华,也不得不服从命令。

“呵呵,不用担心,如果你觉得这个案件实在没有头绪的话,写个文字报告,就说李大猛死于急性心肌梗塞就行了,反正他身上也没有明显伤痕,别人就是怀疑,也说不出什么。上面要是不通过,我来做工作,你就放心吧。”

李君华有些疑惑地看了虎引风一眼,点了点头。他不明白,虎引风刚刚进入省厅工作不久,何以就有这样的气度和能量,即便这小伙子办案就两把刷子,也不可能升得这样快啊。

但李君华的疑惑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又一次切切实实感到虎引风的能量,因为像虎引风现在坐的豪华型奥迪轿车,放在易川县内,绝对和县委书记是一个水平。

而且,前面两位一直一言不发的年轻小伙子,看样子就是虎引风的保镖,这种待遇,显然不是县委书记能享受的了。

尽管李君华对现在的虎引风充满了好奇与疑问,但是他也明白,虎引风绝不会拿自己开涮的。

根据虎引风的性格为人,再加上他与自己妹子君婉的暧昧关系,李君华绝对相信虎引风说的话都是可以放心执行的,当下点点头,说:“好,这个案件我再看看,如果实在找不到有用的线索的话,就按照你说的办。”

虎引风说:“那好吧,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在这里陪你了,你回来跟伯父伯母还有君婉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先走了。等君婉的病彻底好了,我再来看她。

这是我的私密联系号码,不过不是特别当紧的事最好不要打,除了君婉,其他人也不要告诉。”

虎引风递给李君华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李君华小心翼翼地收了,表示自己明白。

李君华下车后,奥迪车掉头绝尘而去,留下一众人等在后面猜测不已。

得到虎引风的保证后,李君华心情轻松了不少,他熟练地指挥现场侦查员分头进行尸检、走访工作,很麻利地做完了规定动作。

后来的毒化检验证明,李大猛果然也不是因为中毒身亡的,在排除了人们能想到的所有非正常死因以后,李君华按照虎引风的指示起草了一个结案报告,证明李大猛是急性心肌梗死突发身亡,并不是命案,上面对这个报告也没有否定,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尽管有些人对李大猛的死相还是觉得奇怪,私下质疑这样的结论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但立案破案都是要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光靠怀疑是不行的,再加上省市两级领导部门都没有对易川县公安局的报告提出异议,下面自然也乐得不给自己找麻烦。

虎引风之所以让李君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案子的背后牵涉到的东西背景太深太复杂,绝不是易川县公安局能掌控了得。

与其让李君华一帮人陷在泥淖中不能脱身,而且还容易招来更多麻烦,不如索性先压下来这个案子,等自己有时间了再慢慢侦查。

所以,虎引风在第一时间就给房一梅打了个,简单说了一下易川县这边的情况,请她在上面运作一下,一旦易川县公安局呈上来不立刑事案件的报告,让省市两级主管部门放一下绿灯,不要过于追究。

房一梅尽管也有些好奇虎引风怎么对这么一个看似很普通的案件如此上心,但是对于虎引风这个小小的请求,房一梅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因为现场没有证据支持刑事立案,死者又是一个光棍汉,也没有家属给公安机关压力,房一梅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尽管她不知道虎引风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她相信,虎引风绝不是冒失的男人,他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两个就搞定了一切。

李君华打上报告以后本来还有一些惴惴不安,担心上级会不同意自己的意见,没想到上面并没有对易川县公安局的报告提出异议,事情很顺利地就过去了。

他心里明白,这十有**是虎引风运作的结果,要不然,上面至少是要复查卷宗的,而现在,连这一点常规性要求都没有提出,只能是背后有猫腻了。这让李君华对虎引风现在的能量和地位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离开窦围子村,虎引风很快就回到了王水村老家,去看望父母。

虎继业对儿子的回家又惊又喜,已经差不多半年没有儿子的消息了,做父母的怎能不挂念,也曾经询问过儿子原先的工作单位,得到的回答都是虎引风调到省厅去了,至于具体什么单位

,怎么联系,下面的人却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正当虎引风的父母急得有些忍耐不住,正准备筹钱要去省厅看望儿子时,虎引风却回来了。

嘘寒问暖一番后,虎引风又看望了左邻右舍,走访了一下要好的亲戚。

虎引风将家里的事情简单安排一下,土地包给一个平时相处不错的邻居,房屋也托人照看,牲畜、粮食全部卖掉,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第三日一早,虎引风就带着父母悄悄离开了肖屯乡王水村。

其实,现在的虎引风根本不在乎家里的那点土地、房屋、牲畜和粮食,奈何父母不知道自己的身家,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要说让他们一下子全部丢弃自己辛辛苦苦一分分积攒下来的血汗钱,肯定是不愿意的。

为了照顾父母的情绪,虎引风才不得不将老家的事情做了妥善安排。为了避人耳目,虎引风没有再次停留,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在北京的新家。

当虎继业两口子下了奥迪车,抬头看见气派宽敞的四合院时,当时就惊呆了。“小风,这是咱们的新家?”母亲首先说了话。

“妈,这就是我给您和我爸在北京买的房子,您看看喜欢不?”

虎继业两口子在两个家庭服务人员的搀扶下,一间间欣赏自己的房子,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才短短半年,儿子哪来的这么多钱在北京能购置这样一所气派的四合院。

虎继业虽然一辈子没怎么出过家门,但毕竟是老三届的高中生,在家中也经常读书看报,明白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不要说一家人住一所气派的四合院,就算能买上一套不欠银行贷款的单元房都是很多人一辈子也难以实现的梦想。

而现在,自己的儿子一眨眼的功夫就全实现了,做爹娘的实在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因为这一趟虎引风回老家的时间并不长,散飞找的地下室工程施工队刚刚进入阵地,还没有进展太多工程,见虎引风已经带着父母回来了,有些不好意思。

虎引风淡淡一笑,说没关系,好饭不怕等,一定要做一个高标准的工程,时间不着急,反正自己平时也不大在家,四合院的其他房屋足够现在的人住的了,让散飞盯紧一些施工队,不要让他们偷工减料,弄成豆腐渣工程就不好了。

散飞拍着胸脯保证要是将地下室弄成豆腐渣工程,我散飞就直接将脑袋拧下来给主人当球踢。

虎引风笑笑,又对散飞说再找几个身手过硬信得过的弟兄,加强住宅的安保措施。

“老板,还要找保安人员?”听说虎引风让自己再找几个安保人员,散飞有些纳闷,心想这小主人未免有些太谨慎了,至于这样小心么。

虎引风看出了他的想法,轻轻一笑,说:“散大哥,我做的工作是国家很重要的工作,以后很可能会得罪一些人,我自己倒无所谓,但我的父母现在已经搬过来了,必须确保他们毫发无损,在这里生活得安全而又愉快。

咱们这个四合院房屋不少,三二十人住得下,你必须保证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钱不是问题,再找四个信得过的兄弟,工资与现在的安保人员一样,并在原来的基础上每人再上浮百分之三十。

另外,你去查一下,要在这所四合院中安装最先进的电子安保系统需要多少钱,我听说现在黑市上新出来一种短程自动激光系统,你看看有没有门路搞来一套,如果有,需要多少钱,我马上划给你。”

韶关性病医院费用

驻马店白癜病医院

葫芦岛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性病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白癜风

脑梗塞手术

脑梗的前兆是什么症状

脑梗塞中医治疗方法

脑梗塞中医治疗方法

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

拉水吃什么缓解

拉水会自己好吗

严重坏肚子拉水怎么办

治风湿骨痛的止痛药

手足麻木中医辩证

治疗风湿骨痛的偏方

治疗手足麻木的西药?

治筋骨疼痛的中药材有哪些

风湿肌肉酸痛的症状

风湿疼痛可以用活络油吗

关节疼痛手足麻木涂抹药油

外用跌打损伤产品有哪些

消炎消肿的中药有哪些

膝盖伤多用活血化瘀药

香港活络油哪个牌子好

消肿活血化瘀的外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