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滋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四章 除夕·除希(二十六)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7:16 编辑:笔名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四章 除夕·除希(二十六)

现实世界里,一切灾厄都仿佛泡沫一样,短暂的存在后便消失不见了,放佛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但是对于非轮回候选者来说,或许之前的那些绝望和恐惧似乎连梦都算不上,因为那恢复了一切秩序的存在,并没有忘记抹掉所有不安的记忆。

所有在睡梦中被惊醒的人,全部迷茫的返回家中,重新进入梦乡。所有在夜晚狂欢的人群好像都只是同时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夜魅笙歌的晚。

另一个半球白昼的地方,所有被末日打断了工作的人,只是轻轻打了个激灵,便重新回到了工作。无数人低下仰望天空的头,似乎在疑惑自己为什么刚刚好像感觉到了害怕。

好像哭过了?是错觉吧?很多人摇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重新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帝都的天渐渐亮了,刚刚过的夜晚似乎与平时并无两样。但是若是有活着的轮回候选者,他们一定不会如普通人那样安然的享受这一切。

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渺小。无知,反而像是一种对弱小者的赐福。在无数人消失的记忆里,那世界毁灭的景象在远离、在消失。但每一个轮回候选者都怀揣着那份沉甸甸的记忆,从此多了一份对天地宇宙的敬畏。

但每一个幸存的轮回候选者,都产生了一种心态,那就是再也不要浑浑噩噩的活着。就算是葬生在轮回游戏里,也不想被如傀儡般玩弄。末日过后,就连幸存的狗流候选者,都默默的改变了曾经的想法。

空间崩溃,末日来袭,在那一刻没有人能觉得自己能活下去,在死亡迫近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心里,但是对于全部轮回候选者来说,填满僵硬思维竟并不是恐惧。

有人无奈的自嘲,无数次想要逃离轮回游戏,在这一刻反而不再害怕了。死亡似乎远不比被蒙在鼓里可怕,既然如此,何不走到最后看看。那掌控者天地的幕后,到底是什么?

那些在空间坍塌前选择放弃离开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但是所有人都知道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四章 除夕·除希(二十六)

,他们不会再有可以后悔的权利了。退出的那一刻固然远离的轮回游戏的危险,但是一切的记忆也都随着那时的选择被剥夺了。

未来之城。

从有记忆以来,佘璇都不记得自己哭过。而这第一次,却是在末日之后,再见叶轻眠的时候。叶轻眠坐在关桑曾经坐过的那张轮椅上,背后一个陌生的男子推着他。

花织打开门,并没有阻止她。

“谁来了?”叶轻眠问道。

“是佘璇。”花织回答道,同时看向佘璇。“他看不见了。”

叶轻眠带着银色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衣服裹的很厚。但是佘璇依旧能看到他在颤抖,隐隐还有一丝血腥的味道。佘璇走上前,轻轻解开他握住的拳头,手掌被刺破了,指甲里尽是血污。

“不用担心,我死不了。”叶轻眠说完之后,佘璇终于控制不住的趴在了他腿上哭了。

叶轻眠轻轻摸了下她的头,想要安慰她一下,但是想起自己手掌上应该满是血渍,只是叹了口气便收回了。“之前那次,驱逐希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佘璇还在哭,叶轻眠也不知道她是否听清了自己的话。

知道还会有人赶来,花织干脆把门敞开着,不久后,点燃来了,从落叶之纱赶来的关榆也来了,又过了一会,金秀什也来了。

叶轻眠拍了拍佘璇的后背,而后者好像终于把眼泪流干了,但却紧紧的握着叶轻眠的手不愿松开。

“放手吧,他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痛苦,你这样抓着他,只能让他感觉到刺痛。”花织说道,拉起了佘璇。

“叶子,你这是怎么了?”点燃进门之后一直没有发声,现在终于忍不住了。“没有轮回徽章修复身体了吗?”

“二哥,你没事吧?”

“是关榆吧?没事,我没事。”叶轻眠说着,挥了挥手,“看来大家都没事,都坐,坐下说。金秀什也在吗?”

“在,叶哥,我在呢。”

“叶轻纱和于涵孜活着吗?”叶轻眠问道。

“活着呢,通讯恢复了,我刚确认过了,二哥你放心吧。”关榆回答道。

“关杨呢?”叶轻眠继续问道。

“四哥…没跟我过来,他说有点事…”关榆支支吾吾的说道,“三哥的死…跟四哥有关系对吗?”

“关桑里被放了炸弹,应该是关杨指使岩疤做的。”点燃在一旁说道。

“不可能!”关榆立即反驳道,“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岩疤在哪,让他出来对峙。”

“岩疤死了。”点燃叹了口气。

“死在轮回游戏里了吗?可恶啊!”

“不,死在关杨手里了。”点燃说道。

“怎么会这样…”关榆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四哥肯定没问题的。”

“那难道关桑有问题吗?”点燃反问道,随后看向叶轻眠的方向,“关桑没事吧?”

“联系过了,没事。”叶轻眠答道。

“什么?关桑没死?”佘璇和关榆同时震惊的问道。

“当然。”回答他们的不是叶轻眠,而是来自门口的声音。“叶轻眠你行,你可真行,我差点被你坑死了。”

说话的是苏漫城,但不同于以往的平和,现在的苏漫城显得十分愤怒。

“等一下,你说关桑没死是怎么回事?”关榆立即问道。

“当然是我救的!”苏漫城没好气的说道。

两天前。

“对了,关于次选的事情,你也再给我们讲讲吧,毕竟也不远了。”关桑说着,滑动着轮椅,往苏漫城身边凑了凑。

苏漫城也很客气的挪了挪沙发,要给滑过来的关桑让个空间,但却突然面色大变,猛地一跳后退几步,“关桑你别动!”

“怎么了?”关桑莫名其妙的看了下苏漫城,“你让人踩着尾巴了?”

“你先别动。”苏漫城再次嘱咐了一次,随后展开了现在圣经,最优选择的力量开始覆盖。随后苏漫城在屋里不断的走来走去,时而靠近时而远离关桑。

“屋子里有什么问题吗?”叶轻眠问道。

“屋子没问题,关桑有问题。”苏漫城说道,“我只要一靠近关桑,就会收到最优选择的警告。让我远离。”

“靠,我又不是人肉炸弹,你最优选择是不是坏了。”关桑一句话让苏漫城变得很尴尬。自己怀疑最优选择坏掉这种事现在已经要被确认为事实了么?

“那可没准。”苏漫城倔强的说道,“你把身上的电子设备都逃出来,我用最优选择过一遍。”

很快,关桑的最终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有问题。”苏漫城最终确认道,“可能有炸弹。”

“你能确定吗?”看到最终被筛出来的,关桑满脸的难以置信。

“基本上了,你知道点什么?”苏漫城点点头,确定的说。

“不可能,不可能。”关桑不断的摇头道。

“关桑,这…”叶轻眠知道关桑一定是发现什么了。

“是关杨给我的。”

未来之城。

众人听着叶轻眠的讲述,渐渐陷入沉思。

“之后我便将计就计,将关桑转移到了循环世界,留下一具躯体,制造了一场假象。让展流和山香爱相信关桑死了,免得她再动什么手段。”叶轻眠说道。

“二哥,三哥可能确实有问题,我…”关榆说道一半,就被叶轻眠抬手打断了。

“你想说关桑或许跟监察者希有关系是吗?”叶轻眠摇摇头,“无论这猜测是真是假,现在都没办法证明了,就好像关杨是不是山香爱的人,我们一样无法证实一样。”

“无论关杨真是的想法是怎样,至少他被山香爱利用的事实无可争辩。除非有一天我们之中有人能得能看到这段过去的过去圣经的力量,否则这份猜忌永远都会在。山香爱下了一手好棋,无论我是死是活,我们这个小团体,肯定会因为彼此的猜疑而崩溃。”

“大姐,二哥,你们相信我,四哥绝对没问题,但是三哥或许真的有问题也说不定。”关榆再次重申着自己的想法。

“交给我,没事的。”叶轻眠对关榆说道,“记得你的话,之后怕少不了要给关桑道歉。山香爱想的很好,计划也很好,但是却算漏了我的底牌。”

“循环世界…是什么?”佘璇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另一个独立的世界,而我是那里的神。”叶轻眠说道,“关桑的记忆我看过了,他没有问题。找到关杨,我也会看清他的一切。”

“很抱歉,之前有些事一直瞒着你们,但是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叶轻眠停顿了一下,颇有遗憾的说道,“对不起了春江浅田,你父亲的事我无能为力。”

“我知道…这是他的选择,我…理解。”春江浅田眼睛湿润着说着。

之后,叶轻眠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所有人解释了用野性冲击驱逐了希之后的事情和计划,包括春江浅田假冒自己的事情。

点燃看着轮椅上的叶轻眠,是又心疼又生气,自己竟然被个假货骗了这么久!

因为当时无论是佘璇还是展流,都被山香爱全方面监控,叶轻眠不能暴露自己受伤的秘密,更不能让循环世界的存在被人看清,更是需要一个人愿意牺牲的人替自己陷入死局,完成整个计划,所以就算有些生气,最终也没人去责怪他。

“那计划成功了吧?山香爱和监察者希怎么样了?我们现在在这讨论这些没事吗?”点燃有些担忧的问道,同样觉得有些不安的还有佘璇和金秀什。

“山香爱自杀了,监察者希被永恒放逐在了谎言现在的圣经世界里。还有,监察者昏也死了。”叶轻眠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点燃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们的新伙伴,是她告诉我的。”

“新伙伴?”所有人都很费解,一个新伙伴不奇怪,但奇怪的是,他或者她到底是什么人?能这么清楚的知道崩溃的轮回空间里发生的事情?

“啊,来头有点大的新朋友。”叶轻眠无神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轮回监察者——绝。”

伊春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伊春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伊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伊春治疗宫颈炎方法